当然也正是因为诗意和美的一面

2018-10-27 13:29

说起创作这部小说的过程,同样波折。麦家还清楚记得自己最开始动笔写《解密》的情景,“那是1991年7月的一天,当时我还在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读书。马上面临毕业离校的一天晚上,大部分同学都在为即将离校忙碌,我却发神经似的坐下来,准备写一个‘大东西’。这就是《解密》的最初。”

《解密》故事围绕一个身世多舛的数学天才容金珍展开,因为非凡的才华被招募至国家秘密单位701,破解一部极其困难的敌国密码“紫密”。在巨大的期待和精神危机之下,是否能够破译“解密”,成为国家的英雄?在巨大的国家机器中,个人命运沉沉浮浮……这是一个天才被损坏的故事。天才和疯子是我们人类向外延伸的两头。一头得到追捧也伴随逼迫。另一头遭受漠视但享受平静。这既是一种宿命,也是选择。

容金珍和《美丽心灵》的约翰·纳什,《模仿游戏》的阿兰·图灵一样,他们天生孤独,敏感,专注,脆弱。一如麦家在《解密》中如此形容天才:“天才,乃人间之灵,少而精,精而贵,贵而宝。像世上所有珍宝一样,大凡天才都是娇气的,娇嫩如芽,一碰则折,一折则毁。”容金珍就因一次简单的碰撞丢失了珍贵的笔记本,他经不起磕碰,他终成了疯子。

麦家说,为了写《解密》,花费自己11年时间,“写好后被退稿17次。诸多苦难和折磨施于我身。但我坚信这是一部非凡的小说,事实证明了。”麦家深情地说:“我深切地感到,在创作《解密》的过程中,我性情中的所有优点和缺点都被最大地显现。所以,我几乎固执地认定,这不是一次写作,而是命运中的一次历险。”

这部小说也受到西方世界诸多重要媒体刊物的盛赞。包括《出版人周刊》《金融时报》《每日电讯报》、bbc在内的40多家国际主流媒体对《解密》给予长篇好评。其中世界权威期刊《经济学人》评为“2014年全球十大虚构作品”。《华尔街日报》则评价认为,“《解密》的可读性和文学色彩兼容包并,暗含诸如切斯特顿、博尔赫斯、意象派诗人、纳博科夫和尼采的回声。”

《解密》是麦家的第一部小说,但却在影视改编路上历经坎坷,在7次转卖版权之后,第一次成功“触电”。麦家自然也是格外看重,在发布会上现场“解密”《解密》小说的幕后故事。

麦家说:“看完《模仿游戏》,发现我《解密》里的容金珍像极了阿兰·图灵,他们迷人的才华可以炼成金,可以改变世界,却改变不了自己令人心碎的命运。” 华西都市报记者张杰

《风声》《暗算》《风语》《刀尖》,根据著名作家麦家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,几年前曾掀起一阵谍战风潮,如今,麦式谍战重出江湖。华西都市报记者从麦家的家人及团队处了解到,根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《解密》即将接档《亲爱的翻译官》登陆荧屏。

《解密》是麦家第一部小说,2002年首次出版。然而这部小说的影视改编之路,却最为坎坷。麦家也忍不住疼爱自己这部小说,“我的小说有《风声》、《暗算》,包括《风语》《刀尖》等等。后面的所有作品都已经改编成电影、电视剧,有的已经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改编了,但是《解密》还是没有改过。我在台下算了一下,它曾经被卖出过七次。可以说七次版权,也就是七次订婚,但最后都退婚了。我觉得它是坎坷的,命不好。”

麦家自己分析认为,《解密》的改编之所以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搁浅,“是因为《解密》这个小说离影视比较远。需要让诗意着地。当然也正是因为诗意和美的一面,让它走向了世界。33种语言的翻译,当然是这个小说的荣幸。”

《解密》的写作和出版,跟它的内容一样,充满曲折、离奇,最后总算是苦尽甘来,有个美好的结局。2014年,也是这部小说首次出版12年后,终于迎来了走向国际的爆发之势。《解密》英文版被收入“企鹅经典文库”。这也是继鲁迅《阿q正传》、钱钟书《围城》、张爱玲《色戒》之后唯一入选的中国当代小说,被翻译成33种语言,是全球图书馆收藏量第一的华文作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