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些事件

2018-10-22 13:29

和颐酒店事件一出,和以往任何针对女性的侵害案件上了新闻一样,又出现了许多女生该如何自我保护的文章。《人民日报》官方主页发声,让姑娘们注意,教女性在不同场合下如何注意自身安全。

我们的社会,从不少针对女性的好心劝诫:女人不要独自出门喝酒、不要孤身一人走夜路、不要去偏僻无人的地方、不要单独和异性出门、不要穿着暴露举止性感

然而,世界之辽阔,生活之精彩,为什么女人不能充分自由自主地选择自己的生命形态,或者,用roxane gay的话说:我们有权于这世间自由来去,不被骚扰、不受威胁那些看似好心的劝告规训, 本身就构成了另一种对女性生活与生存空间的挤压与限制。

2015年8月,传媒大学男生强奸女同学未遂将其杀死。

然而,这里的问题仅仅是女性自我保护吗?

对于一部分女性而言,在出生之时便不得不面对基于性别的暴力与伤害:远的不提,就在2016年3月,一新生女婴被装在塑料袋内从高空抛下身亡。

更早一点的新闻:2016年二月,一快递员入室强奸女客户未遂。

注意安全:规训女性

更何况,在远非桃花源的现实里,自我保护、注意安全,早就已是许多女性的生存守则。在这种情况下,流行话语一味单方面强调自我保护而不反思完善制度安全保障,实则是将避免危险的责任转嫁给潜在的可能受害者,将注意力从真正的施暴者身上移开。

同时,在对女性生活空间的挤压与限制之外,单方面倡导女性注意安全背后的另一个陷阱,则是根深蒂固的谴责受害者逻辑。

女网友在和颐酒店遭遇陌生男子劫持袭击视频截图

从流行话语中的调侃与污名化,到职场上显性与隐形的歧视与区别对待, 再到骚扰、侵犯、杀害,在一个性别不平等被常态化的社会里,女性的生存与发展空间处处受限,如履薄冰步履维艰。柳岩事件与和颐酒店事件之所以激起强烈的愤怒与恐惧,乃是因为,这些事件,和之前桩桩件件新闻一样,是一捆捆不断添向骆驼背上的稻草。

导语:柳岩作为伴娘,在包贝尔的婚礼上被一群男明星抬起,险些被丢进水池。一位年轻女性,在定位是中高端商务酒店的望京798和颐酒店遭遇陌生男子劫持袭击时,几乎无人协助支援

从自保看, 和颐酒店的当事人做得无可指摘:她选择的,是定位走中高档商务路线、进电梯上楼需要刷卡的酒店;在遇到危险时,她所做的,是大声呼救、尽力反抗那么,当她遭遇危险无人援手,这是仅仅靠提高自我保护意识,就能解决的问题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