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重要的是

2018-05-03 12:22

为什么是价格而不是其他分配机制?政府管制药价初期,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景,在一些药品领域出现,放开管制,价格涨到天上,这个情况属于改革的震荡,在这个时候很多人会嘀咕,以一盒药几千块的黑市价作参考,穷人是负担不起的,但是,指令企业按需生产,医院多加备货,根据政府低价向患者提供亲民药品,打击黑市,既能满足需求,还能打击黑市,岂不两全其美?

责任编辑:孙炜臻

首先应当明确,价格高企是管制的后果,一旦放开,价格将不可能回到黑市高价。更重要的是,价格是一束灵巧的信号,它既是供给和需求的信号灯,同时是一柄包含刻度的标尺,其背后信息十分复杂,指示起来却非常简单,即企业只需盯住价格就可以,价格上涨就增产,价格下降就减产,笨拙的企业家亦步亦趋,大体也能满足需求。随着聪明者胜出,市场会趋向完善。最糟糕的市场,也好过最完美的管制分配。

几块钱的婴儿痉挛症药品注射用促皮质素(acth),在黑市竟被炒到几千块钱。训练有素的经济学家一听这消息,下意识反应是:价格管制。遵循一般规律,越有效的常用药,越容易遭遇价格管制。acth不仅是治疗婴儿痉挛症的良药,同时广泛用于支气管哮喘、严重皮炎、关节炎等疾病,很早就被列入基本药物目录。价格管制的直接后果是,企业生产此种药品无利可图,选择停产。

由于价格被管死,谁知道廉价药真实的流通状况?即便一些企业家明知道药品短缺,他们也没有动力生产——多生产多亏损。

应该看到,如果政府管制价格,企业的眼睛就会被蒙蔽,感知市场的神经被切断了。他们得到的价格都是正规渠道一成不变的售价。企业没有能力搜集真实的市场价格,他们只会根据新闻媒体和政府指令生产。去年3月份上海第一生化药业公司就在药监局要求下,突击生产acth。此前此种药品供不应求,黑市价格(也可以说是真实的市场价)已达几十上百倍,企业却浑然不知。

幸好改革已经落实,大多数药品的政府定价已经废除,但愿这事件能督促各部门加快反应。市场早日恢复它应有的样子,会使更多人得救。

本着“让穷人用得起药”的初衷,但得来无药可用的后果。今年6月1日起,政府对绝大多数药品取消价格管制,正是基于这样的反思。acth应该也在解禁之列,只恨松绑太迟。药企捕捉信息,重新生产流通、价格调整都需要时间,希望这过程越短越好,以免耽误人命。但遗憾的是,这还并未准确反映到具体的市场需求。

每当媒体报道廉价药消失,总不忘谴责制药公司贪财忘义,但是,很多企业家对此非常委屈,他们声称自己对市面缺药一无所知。我相信一部分企业家是诚实的:制药公司每年要生产几十上百种药品,由于价格被管死,谁知道廉价药真实的流通状况?即便一些企业家明知道药品短缺,他们也没有动力生产——多生产多亏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