卓夫人是刘子羽的妻子

2018-10-02 13:32

有些人的子弟同样会公开“炫父”,其父亲的下级为了拍马屁,就会想方设法奉迎这类衙内,但是也有人不吃这一套。如明嘉靖年间的胡宗宪,进士出身,曾任兵部侍郎兼佥都御史,在东南一带抵御倭寇。他的儿子曾来到海瑞当县令的淳安县,嫌驿站招待太差,鞭打了驿差。海瑞将这位威风八面的衙内捆绑起来交给胡宗宪,说有人假冒大人的公子,下乡骚扰驿站。因为像大人这样的人物,不可能教出这样的公子。铁面海瑞是官场异类,但海瑞这番话让胡宗宪只能哑巴吃黄连,说明当时官场内谁家孩子仗着父亲的权势张扬招摇是很丢人的事情。

可见豪门子弟凭借祖上的威势谋求官职、谋求财利,横行不法,傲视和伤害他人,是很危险的。

朱熹主张官宦人家子弟为人处事要低调,就是入仕,也要从基层干起,凭自己的才能和成绩一步步升迁。

有些公子利用父亲的权势,做一番利国利民的大事,这就成了后世传诵不断的佳话。如谭嗣同的父亲谭继洵是湖北巡抚,他利用父亲的名望结交各路英豪,致力于变法维新。陈寅恪的父亲陈三立,在其父陈宝箴担任湖南巡抚期间,辅佐其父大办新式教育和实业,使历来封闭守旧的湘省一跃成为变法风气最浓的省份。

《明史》说严世蕃脖子短,身体肥硕,独眼,因其父任高官的关系,得以走上仕途。后由太常卿进工部左侍郎,仍掌尚宝司事。此人“剽悍阴贼”,依仗父亲的宠爱,招权纳贿,贪得无厌。不过他熟悉朝廷典章制度,善于处理政务。严嵩晚年,脑子不管用了,而且从早到晚要在内阁值班。各中央机关向他报告,他就说,你们去问东楼,东楼是严世蕃的别号。他所执掌的朝廷事务,一概委托严世蕃料理。蝇营狗苟之徒便奔走其门,送礼的络绎不绝。

严嵩执掌政柄20余年,《明史·奸臣传·严嵩传》说他“溺信恶子,流毒天下,人咸指目为奸臣”。

明朝严嵩曾任嘉靖皇帝时的内阁首辅。嘉靖十八年(1539)太后死后,嘉靖帝即不视朝。嘉靖二十年宫女谋杀皇帝未遂后,嘉靖帝移居西苑万寿宫,不入大内,大臣很少能够见皇帝,这给了严嵩专权的机会。

如朱熹所说,官宦子弟一上来就被安排到“官”这样比较重要的位置,会害了他们。而让他们在基层多多历练,可以避免“傲慢纵恣”的毛病。

文章出处笑傲酱油看历史http://m.lishiqw.com

卓夫人是刘子羽的妻子,五哥即刘子羽之子刘。朱熹14岁丧父,刘子羽于他有养育之恩,朱熹视卓夫人为母。朱熹所说“官”,系负责采办朝廷所需物资的官员。

后严嵩渐渐失宠。严世蕃遭邹应龙等弹劾,被斩,从其家中抄出黄金3万余两,白金200万余两,珍宝古董等值数百万两。严嵩也被革职。

罗大经《鹤林玉露》一书载有朱熹致卓夫人书,内云:听说您想为五哥谋求“官”一职,我很以为不可。别人家子弟多因此坏了心性。官宦人家子弟生长富贵,本不知艰难,一旦入仕,便任“官”,上面只有一人管着,一般又是宽厚长者,不欲以法度严格要求。而州县长官,地位反在“官”之下,“官”可以欺侮他们,所以年轻的官宦子弟担任“官”的,“无不傲慢纵恣,触事懵然”。我意暂且为五哥找一个“稍在人下”的位置,受人调遣,甚至被人打骂,“乃所以成就之”。若必欲为五哥谋求此官,“乃是置之有过之地,误其终身”。

正由于中国古代几千年来官僚层崇尚文教,文官的儿孙明目张胆地“炫父”,胡作非为并不多。读书人的孩子“拼爹”是很讲艺术的,他们会巧妙地利用父辈的关系,拜见年伯、世兄时,一定会态度谦恭。如明末侯方域写信劝说他父亲的门生、手握重兵的左良玉,那文辞是何等的优美。李鸿章因为其父亲李文安和曾国藩是进士同年,所以很早就拜在曾氏门下,因此才得以飞黄腾达。但必须承认,这和李鸿章的才华是分不开的。

严嵩是个贪官,且胆子很大,敢于向皇亲国戚索贿。其子则在各衙门代人通关节,父子联手索贿受贿。朝廷追究贪污大臣,他们都交代了严嵩。

严嵩原本是机敏之人,能够揣摩皇帝旨意,然而嘉靖帝所下手诏,行文很特别,可以不按语法来,以故“语多不可晓”。严嵩看不懂,但世蕃一览了然。世蕃每次代其父起草的答语,无不符合嘉靖帝的旨意。严嵩妻子欧阳氏死后,世蕃不能进入内阁值班的地方代严嵩“票拟”(批答大臣奏章,写在票签上,上报皇帝裁决)。严嵩受诏,多不能答,派人拿着诏书去问世蕃。正在兴致勃勃地观看歌舞伎表演的严世蕃,不予及时回答。内使一次次催促严嵩,严嵩不得已,只得自己起草答书,往往离皇帝旨意相去甚远。晚年的严嵩,离了宝贝儿子,他这个内阁首辅就当不起来。严嵩这个奸臣是其子世蕃帮助炼成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