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高考人数整体下降带来的报名基数下降有关

2018-07-23 01:30

来自常州某中学的刘老师说,今年送200多名考生应考,高二分班时,有些文化课成绩比较弱的学生就会考虑选择美术班。按照以往经验,每年有八成美术类学生能考上各类大学,也有基础实在薄弱考不上的。“艺考并非人们想象中那么简单,缺功底、悟性弱的考生,应考很困难。”

与李雨欣不一样的是,“奋战”在美术“大考”考场上的考生,“半路出家”的并非少数。

昨晨5点半,李明希和爱人就带着女儿李雨欣从南京宁海路出门了。尽管2017年美术类专业省统考要8点半才开始,但由于担心堵车,老李还是决定赶个“早集”。到达考点——南京师范大学仙林校区时还不到6点半,门口的车子却已排成长龙。看到外地考生一下大巴就忙着拿出画板练手,老李犹豫了半天和女儿小声说了句,“要不你也练练?”

“画戴帽子的人物,还是第一次考,而且帽子还是瘪下去的,难画。”走出考场,有考生大喊考题出乎意外。据他们回忆,今年的素描考题,是画一位戴鸭舌帽的老人,脸向右侧,脸上光线明暗有别。

“考前突击的培训机构一般都是让学生对着照片来画画,而真正的美术一定要从写生学起,还要从小去博物馆、美术馆多看看,才能画出有灵魂的画来。”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教授、硕士生导师邢健健说,当这些被“培训过”的考生进入大学后,大学老师往往感到很头疼。“上课就发现,一半多学生不知道怎么画画。写生时有学生居然拿出手机拍照,然后对着照片来画!”

“我们的目标是北京,‘中字头’的美院。”李明希说这话时,女儿已经进了考场。目前就读于宁海中学的李雨欣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画,不过,从小学到初中,画画也就是上个“兴趣班”,直到中考失手与理想高中擦肩而过之后,美术就成了“人生的另一种选择”。

教育主管部门分析,今年“美术大考”报名人数减少,与高考人数整体下降带来的报名基数下降有关,也与艺考难度逐年增加相关。美术统考2015年新增速写科目考试,2016年起,素描考试在过去人物头像的考试内容基础上,增加了石膏像或物体(提供人物头像图片、石膏像图片、世界美术史上名家作品图片或物体图片)两个大类。同时,教育部下达艺考改革政策,要求各省逐步提高艺考生文化课录取分数线、精简校考院校数量,文化课成绩水涨船高。

他坦言,从数据看,国内90%的艺术生都会改行,“有些学生上了艺术学院以后,才发现自己不喜欢,或者根本没有能力将这条路走下去。有些孩子本来有天赋也有兴趣,但因为应试,不停地画同一样东西,慢慢扼杀了天性,令人惋惜。”

另据不少家长反映,学美术费用不菲,处处花钱。从画纸、颜料到找老师,一对一学费每节课400多元,20人的小课也要近100元。一位家长给孩子暑假报名学美术,培训班6万元,加上买材料和文化培训,花费10万多元。

昨晨赶赴“美术大考”的全省考生共3.12万名,散落在7个考点上,其中,南京考点学生来自宁镇常三市。泱泱报考大军,较去年实已减少2000多人,与2011年的44948人相比,更是大降近1.4万人。但是,考生减少并不能与艺考降温直接画上等号。

中午休息时,记者听千文画室的考生交流——有的外地考生画前竟先画了60多个格子。原来,为让“半路出家”的考生快速掌握画面,有的培训机构就想出了“九宫格”的应试技巧,但画60多个格子的做法,实在罕见。

“学大教育”机构老师王春桥则表示,两点动向值得关注:本三并入本二,对部分成绩不好的考生来说意味着上本科难度加大,在这种情况下,不少学生仍会半路出家,转行艺考;南京、杭州等资深艺考城市的画室开始往苏北进军。“从我们掌握的数据来看,今年南京的艺考生人数和往年相比,应该是稳中有降。但苏北等地考生则明显增多。”李明希深有同感:“女儿这两年上课的画室里,一多半学生来自苏北。”

“速写科目特意选择了穿裙子的模特,对衣服褶皱的处理,要求考生能精准把握人物形态,否则很难出效果。素描安排的模特不仅戴帽子,还露齿一笑,这样做的目的,就是为了增加细节变化,考查考生处理画面的能力。”黑鹰画室老师张贵阳分析。

宁海中学高三学生许文的妈妈对此并不认同,“艺术靠突击没用,还是要靠底子靠积累。我们家孩子上幼儿园就报美术班了,这么多年一直坚持到现在。我们就想能上一个好点的美院,好好画下去。”

昨日南师大仙林校园内,各类咨询摊位摆了一圈,以文化课冲刺班和校招咨询为主。有机构打出“关晓彤同款艺考课程开课”的广告宣传,用明星艺考生吸引家长眼球。“连续4年包揽四川美院前十名”“校考过关率100%”“3个月提升90分”等直指考生和家长“痛点”的口号,一个喊得比一个响。

记者了解到,这两年不少南京的画室与苏北学校建立合作关系,只要有生源就上门授课,学生不用再来南京学。

“我的文理科都不怎么样,就报了美术班。”南京六合实验高级中学考生小王说,她读的美术班一共80多人,都是高二分班后开始学。因为以前没有画画功底,学得很辛苦。“最近一个月突击画画,每天早上6点多起床,7点多开始画画,中午稍微休息一会儿,除了吃饭,一直画到晚上10点。”

张贵阳认为,艺考出题范围正越来越宽广,越来越灵活,避免了常规训练的套路,将筛掉那些突击类、程式化训练的考生。

“今年4月才开始转来学画画。”常州武进区实验中学女生小周告诉记者,如果考文化课,成绩也就200多分,考不到好大学。但参加艺考,说不定还能考上好一点的大学,“露牙的老人不好画,帽子也不好把握。黑白灰画不好,明暗交接线也难处理。速写是画两个打扫卫生的姑娘,一个站着拿拖把,一个弯腰,人物各部分比例的把控比较难”。

常州千文画室王老师告诉记者,这次他们画室共有130多名学生来考试,包了4辆大巴。“一半左右都是初中开始学的,还有不少是从高中起步,‘小高考’之后转行艺考的也有20多人。画画这个东西,其实还是靠天赋,有的学生‘小高考’之后才学,但现在画得就很好。”

尊重艺术,突击迎考不可取

本报记者 杨频萍 董晨 汪晓霞

老李说,“宁海”本身就是艺术类高中,女儿在学校是班长,文化课并不差,加上自小有兴趣,所以艺考有信心。

门槛筑高,“降温去火”尚待时

半路出家,如此选择很无奈